Month: 2017 October

氣候變遷的關鍵性?

有人只知有災難,但不想知道從何而來。有人困於災難,求天天不應,求地亦不靈,在無助之時,就會思索災難的原由。因災難給予感受,上天有好生之德,為何災難會臨頭? 豈不是人們的招惹。受難者感觸頗深,而能契合氣候變遷,溫室效應偏高,以及節能減碳的恪守。沒受過災難者還在疑惑,不等天降災難臨頭,不確信溫室效應、氣候變遷,認為這都是騙人的。南北半球氣候極端,冷熱失常,每年都有多少人死於高溫或冰寒。高熱時喊著受不了,寒凍時結成厚冰壓垮屋頂,新聞報導屢見不鮮,而且年年加劇,認為氣候變遷是騙人的這些人是否真的沒看到這些畫面? 或者認為那只是影片,可以以假亂真? 難道是科技的超越足以迷亂人心? 不足為信?

在溫室效應、極端氣候的籠罩下,有錢的人可透過各種方式消暑或驅寒,過著高級享受的物質生活,怎能理解貧困的人因高溫、寒凍所受的苦難?  這些人因沒有受到苦難,總是將利益擺在最重要地位,減碳放一邊。完全沒有考慮如果有一天災難發生在他身上時,所有當初認為最重要的利益,認真掙來的財物將化為烏有。

儘管這些人並不在意,極端氣候不僅仍然存在,且年年加劇。很多人認為,電子、化學等科技發達,已經可用人為取代,用人造的來代替。有些東西經試驗,似乎在短時間內可行,過一段時間後就發現問題重重。

在大自然間有不可計數的動物、植物在運行著平衡率,人類不察,砍伐了樹木,趕盡殺絕了某些大、小動物,過不了多久天災就頻臨,人們還不承認跟這些樹木、動物有關。

例如在乾旱時節,晴空萬里,毫無雲朵,在空中灑乾冰也降不了雨,也必需要有雲層,再用人工稍加以幫助,就可能結雨下降,沒有自然條件的幫助是無法做到的。

將硫酸鹽灑入大氣,反射太陽光輻射回太空,以降低地球溫度,或許一、兩次會有效。但之後氣候會更糟,因為不是在大自然中受循序安排的,就不能在大自然的自然調解循環的功能中發揮效用,反而影響大自然的秩序。在這地區以硫酸鹽廣布濕氣,受影響的也許會在較遠的地區。

整個地球是一個系統,如果有一個區域失去平衡,整個地球的其他區域會來輔助該區域的平衡。所以受影響的不是只有區域性,如歐洲氣候不穩定,會影響整個亞洲、美洲甚至非洲、大洋洲的不穩定,它產生的效應是全球性的。

一切要順其自然,不順應自然而去對抗自然,或想征服大自然是不可能的。科技再如何發達,還是無法和大自然對抗。一切的危機,都來自人類只顧自身的利益,因此承受災難的終將是人類自己。

夢喚因緣與使命

1984年六月中旬,清晨四點多,在睡夢中,先師王樹金先生託夢給我,要我出國,至於到哪個國家,夢中老師指示到公園就會有人跟我聯繫。

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我仍然跟往常一樣,一大早就到台中公園練拳。沒想到一位很久沒到公園的師侄要我教他基本的指壓穴道與注意事項。原來他因為辦了阿根廷的移民,為防範於未然,在人生地不熟、語言無法溝通的國家,遇到簡單症狀時,至少自己可以先處理。就這樣開啟了我移民到阿根廷的因緣。

南美洲的異國他鄉,彷彿另一個世界,剛開始經歷過很多的艱難,許多不可思議的情況隨緣逐漸而產生。如果不是老師的託夢,如果不是當時還年輕,如果不是阿根廷人的友善,如果不是我的移民手續辦得這麼快速與順利,如果不是阿根廷的教育在南美洲是最好的,如果不是學生對學習東方武術的渴望,只要缺少其中的一個如果,我的人生經歷就平淡無奇了。就像我那位師侄,雖然比我更早辦移民手續,但因許久尚未出來,他就打消了移民的念頭,留在台灣平靜的過得很好。

我一直很感恩來到阿根廷後結識的本地人,他們那麼熱心的幫助我,讓我有所依靠,這些都是我的貴人。在這一切都那麼陌生的國界竟能有如此殊勝的因緣,實在令人費解。陌生人彷彿舊熟識,紛紛幫我走出一條路。教拳時靈感倍至,暝中扶持我打出細緻拳路,在短短的時間內,能靜定下來,陶醉在拳術中。開始的十年,還不懂為什麼先師會託夢給我,十年後才領略到是使命的驅使,於是更致力於禪揚中華文化,練拳的武德,著重於修身養性。藉學拳的訣竅,用於藉事練心,運用於生活中,並與他人分享,是在人生中自得其樂的使命。

  • 1